若真的有上帝,為甚麼世上還有那麼多苦難和不公平?

 

               天災人禍、疾病殘障帶給人世間很多的痛苦。人面對苦難的時候,便會向人生發出質問:人生為何是苦的?苦的人生為何仍要活下去?苦難究竟有什麼意義?有人認為苦是人對物質和感情世界的追逐和迷執所引致的,所以去除慾念就能從苦中被釋放出來;這未嚐不是人生的智慧。但對一個生活在腐敗政府下、身患痢疾的非洲飢民來說,他的痛苦是因為他執著是執著公義、健康和生存嗎?

有人看苦難的存在,就正是否定了全善全能的上帝的存在。全能的上帝見無辜者受苦、不義者囂張,卻袖手旁觀,就不是一個全善的上帝;全善的上帝眼見不公不幸而束手無策,就是個無能的上帝。這種對苦難和上帝之間的關係普遍的誤解,問題出於觀察者看不見神在此時此地的干預行動,就當作神完全沒有行動,因此就懷疑神的良善和能力,這個結論不能成立,只顯出觀察者未能觀察到超越的上帝全盤的行動。就如小孩子早上看不到父親按小孩要求把零用錢放在桌上,就結論父親不愛他,也同時是個窮光蛋!

而且這個苦難和上帝對立的看法不自覺地假設了這個世界和人本質上是完美的,若世界和人本身是永遠完美的,苦難在人生中出現當然要歸咎於那個上帝管理不善了:若上帝管理好一點,世界和我的人生便繼續沒有痛苦了。但事實上人和世界都不是完美的,並且人是人間的苦難中第一要因,因為人要成就自己的自私和自大的時候,就不適犧牲別人,做出各種的欺騙、偷竊、歧視、殘暴、迫害。所以人若要行惡,人為的苦難是必然的,並不是因為神的創造和管理。

但有人說:全能的上帝若創造不會犯罪的人,天下就太平了!抱這樣的埋怨的人,漠視了人的尊貴,甘願把人的尊嚴和自由,換取無意義的太平。就像一個小孩子對媽媽說讀書辛苦、吃飯煩惱、做人又難,我寧可做塊石頭:不吃不做不想!

又有人說全能上帝為何不立刻處置作惡的人、保護無辜的人,這就可免苦難這說法假設人可以黑白二分:惡人和無辜者;但只要對人性有略深的反省,便曉得人不能如此分類,每個人雖有行善、卻都在行惡,如此上帝要審判惡人,就應審判全人類了。這結論與聖經所記不謀而合,問題只在於神的時間和計劃。因此若只談苦難和上帝而忽略人的因素,就如談生病不談細菌一樣。

但人間的苦難不都是人為的,有天災和生來的殘障,這些不幸和不公平又如何解釋呢?按聖經的觀點,人離開了上帝,不光破壞了人與神的關係,整世界也被連牽了(創世記3:17),世界的完美從那天開始失落。就如身體上發燒、疼痛等病徵,叫人知道生病了,需要醫治。世上的不幸正反映著離開了神的世界的真實本質:一個不完美、衰敗的世界。世上的苦難和不幸,像警告的信號,提醒人類今天的命運,並不是可以由自己努力決定;世界並不是為了成就個人的目標而設樂園;人生和靈魂更不是正邁向光明樂土。苦難正是衰敗的世界和人生的病徵,提醒人生生病了,需要醫治。

苦難令人意識到人生黑暗的一面,人生存在著一個不能被一廂情願的樂觀主義抹殺的現實:就是地獄。人離開上帝、真善美的本體,的最終後果和存有,就是地獄。人若繼續拒絕上帝的拯救和警告,上帝至終便讓人走上完全離開神的道路;離開了神,就是離開真理、憐憫和良善。在那裡再沒有真理,只有虛假;再沒有希望,只有痛苦;再沒有意義,只有虛無;再沒有良善,只有邪惡。人在今生的苦難中,經驗到殘酷、沒有公義、痛苦、絕望、可怕和邪惡,正是與上帝的真理和慈愛隔絕的結局的初嚐。

今世的苦難、人間的痛苦,若要比起上帝末後的審判和地獄,實在是小巫見大巫(馬可9:48),因為今天上帝仍在尋找世人,用祂的恩典慈愛托著這正衰敗的世界,透過聖經向人啟示,藉著苦難叫人甦醒,以耶穌基督的救恩給人唯一的拯救和醫治。到了人生的末了,耶穌末日再來,神就完全離開拒絕祂的人,地獄便臨到,人生最大的苦難才真正開始。地獄不是神創造的,乃是人選擇的。

            耶穌對他們說:光在你們中間還有不多的時候,應當趁著有光行走,免得黑暗臨到你們;那在黑暗裡行走的,不知道往何處去。你們應當趁著有光,信從這光,使你們成為光明之子。(約翰福音1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