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人"是甚麼意思?我何罪之有?

            

對中國人來說,基督教的福音堻斻囓H為人接受的,就是""的問題,其次就是"耶穌基督是唯一的拯救"。後者給人一種自大、傲慢的感覺,但只要把這個福音的宣告,從描述事實的角度去理解,不從宗教理論的角度去理解,"唯一"是可以接受的。正如要合法在美國居留,申請綠卡是"唯一的途徑",這句對事實的描述,就沒有傲慢不傲慢了。

但與中國人談到""的問題,要說人有罪需要神赦免,聽來就叫人反感。第一個感覺就是 為甚麼把自己說得那洫t勁?覺得自己不比人差,自問為人上進、忠孝,也可能有點成就;壞事少做,做也是環境需要,並不過份,要把自己評為 罪人,實是言過其實、有失公允。中國人這種普遍自我評價系統有茪憭う漁皕翩A影響到我們對聖經中罪的觀念的理解。中國文化結構媕Y,原初對上帝的觀念,幾千年來已隱退成天理的慨念,神差不多在中國人的思想結構堮囓╮A剩下對神的情操只有留在民間的宗教中成為對鬼神偶像的敬拜。所以對中國人來說,人是宇宙間唯一的靈明;上天是無言的,天道天理若沒有人的存在,本身是沒有意義的。天的道和天的理需要藉茪H的實踐才能發揮它們的真善美。文天祥的生命實踐了 ,也同時看到文天祥人格的高尚。若沒有文天祥的生命,便是沒有意義的高言大志。因此中國人的個人價值,在於他對生命的實踐,他越能實踐道德他的價值越高。由此看來,人也就是宇宙唯一道德的成全者及判斷者。因此人的標準(因為沒有神)也就是最高及可行的標準,並且每個人開始按茖}知評價自己。

中國人這種人觀就出現在日常的價值觀堙G中國人在道歉和讚賞的行動上,不容易做好,每當要道歉和讚賞的時候,就覺得對方比起自己也沒有甚麼了不起的地方。傳統的中國父親對兒女的讚賞很少,因為覺得兒子(比起自己)還沒有 做好,不容易看到兒子作為人的價值。若問中國人 你能進天堂嗎?中國人便覺得被冒犯,答案可能是 我做人頂天立地,比我差的人多的是,我不能進天堂?豈有此理!這樣的回答是基於沒有上帝的觀念在中國人思想結構裡,既然沒有神,就是沒有另一個超越的道德判斷者,道德和價值判斷就只以自己作標準,有否資格進天堂就只在乎自我的評價。

聖經對罪的描述,有像中國人所著重的道德上的罪:見利忘義、偷竊欺騙、殺人放火。基本就是違背天理的行為。但終極的道德判斷卻不在乎人自己,因為人的良知是相對的,容易被自己的惡念、慾念所蒙蔽,包容自己的惡,褒獎自己的善,到頭來覺得自己尚算不錯。聖經中對罪的宣判,不是來自人間的那種五十步笑一百步的互相較量,而是出於聖潔的神,祂是創造萬物、鑒察人內心、賜人生命和道德的,因此祂有絕對的審判地位。所以人的義不在乎自己良心判斷,而在乎神的評價。

         更重要的是,聖經中罪觀的精義,在於神與人的關係。當人跨越了人神的界線,拒絕神,不以神為神,自己取代了神位置,這就是罪的根源。其實這種來自關係破裂的罪,中國人也可以理解:就如一個不孝的諾貝爾獎得獎人,雖然他人生的成就、對社會的貢獻是優秀的,但他丟棄慈愛的父親,忘恩不孝,即使他再多拿幾個諾貝爾獎、人生再多行善,也不能因此得塗抹不孝的罪;直至有一天他與父親和好,承認自己不孝與父親重建關係,他的罪才得赦免。創造天地的神,萬物之本,向世人啟示,就好像天上的父親一樣,呼召離開了祂的世人回轉,藉著耶穌基督赦免我們的罪,叫凡願意的人,可以與神重建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