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是進化而來的嗎?

 

自然科學告訴我們今天生物界的來源,是經過幾十億年的進化過程,由無意識的粒子亂踫,從無生命產生簡單微生物到單細胞生物,經過基因無意識的突變及物競天擇過程,逐漸進化成今天上千萬品種的生物。自達爾文到今天,一個世紀多來自然進化論成為生物學界的研究中,唯一的及最合理的學說模型。作為一個尋找真理的人,怎樣面對這個自然科學的結論和聖經的啟示呢?是否進化論證明【創世記】不過是個神話?抑或相信進化論的都是傻瓜、被魔鬼蒙蔽?又是否科學和宗教是兩個範疇,一個唯物和一個唯心,應各行各路:做科學的做科學、迷信的迷信,互不相干?這個題目涉及兩個問題:從科學看聖經及從聖經中看科學;前者有關科學的本質,嘗試在本文處理。後者有關對聖經記載的解釋,在《還我創世記》中已略作處理,請訪本會網頁。

自然進化論有五個前題:第一是古老地球學說,地球年紀是四十五億年。第二是生物演進學說:生物由簡單向複雜演進。第三是共同始祖學說:生物源於一處及一簡單生物體,因此所有生物都是親戚。第四是達爾文學說:生物界多品種現象有個自然解釋,即基因無意識的突變及物競天擇做出進化現象。第五是自然起源學說:從無生命到有生命是自然現象,是純化學和物理的結果,並沒有上帝的參與。頭三個學說均可以獨立研究立論,第四個達爾文學說郤需要第五個自然起源學說作前題,否則自然進化論,就變成超自然進化論了。因此看出自然進化論是以無神論作前題,這也是搞自然科學的方法論的前題。(這也不奇怪,否則看到打雷就當作上帝發脾氣,那樣甚麼氣象研究都不用斡了!)但以無神論作前題的進化論,能否對生物的演變提出滿意的解釋?

首先,從無生命到有生命,從無知無覺無目的的分子到有意識求生存求繁衍的生命體的關鍵自然過程,並非基於觀察及實驗而得(連想像也想像不出來!),只不過是近乎盲目的信念。正如看見一只手錶(比生物體簡單萬倍),硬要說是自然來的。其次,生物器官的複雜及配套性,並非基因突變所能解釋;眼球構造複雜奇妙,眾所周知,還要配套視覺神經及大腦視覺區,若不是同時配套出現,便沒有視覺可言。近年生化學研究到蛋白質分子層面的視覺結構,發現簡化不下去的複雜結構,都像精心設計的小機器從簡到繁的路徑跟本尋不著。基因突變影響現有器官是一回事,說基因突變產生新器官又是另一回事。化石紀錄中,理論裡的中間體嚴重缺乏及生物化石突然出現,都不符合自然演進的理論。微觀進化是一回事,結論出宏觀進化產生新品種又是另一回事。

近年從基因的研究發現,嘗試從以生物器官的相似去結論共同始祖的進路,轉移到以基因層面相似去描述生物之間的親戚關係,看似是證明進化論的重要科學證據。因為從生物基因中找到進化的痕跡,更以此資料重繪生命樹。基因的研究成果實在給近年生物學、醫學非常正面的貢獻。但生物間基因的關係是否證明自然進化論的真實?從無神論前題下自然科學的範圍裡,實在如此,因為再沒有另一個理論模型能解釋基因相似的現象。但從有神論的角度,這個基因相似的現象,可從共同設計師的角度去理解,也絕對可包容所有的現代基因發現和繼續主導基因研究:生物由同一個上帝創造,各生物都有同一個基本的建造藍本和材料。所以基因近似不就是自然進化論的證據,也可證明生物界同一創造來源。

從生物學的奇妙發現,正反映宇宙背後的設計心靈。有人觀看宏觀微觀宇宙,便察覺創造的偉大,但有人郤覺得自己偉大。您呢?

朱世平牧師是奧斯汀德州大學機械工程學士、南卡州立大學國際貿易碩士,在香港從商八年,再完成神學碩士,現任海德公園華人浸信會牧師。各期《尋真路》請訪本會網頁www.hpcbc.org

 
     “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 (羅馬書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