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不折是殊途同歸嗎?

 

              宗教信仰是人類對理想生命的追求。當我們發問甚麼是生命理想的境界時,往往涉及對宇宙人生的終極真相(形而上的真實)的認知和解釋。我們發現每一個偉大的宗教系統,都有一套完整的宇宙人生的理論,並一些建構理論的基本前題,而那些前提就是它們的核心信仰。即使在表面的宗教生活上有許多貌似相同的實踐道路,但因為它們的前提和理論(教義)不同,所要到達的理想境界就不相同。常常聽見人們論宗教的種種問題時,都漫不經意地說,各種宗教都是一樣的,不過是勸人為善吧了。提出這種論調的人大概有兩種可能的態度:第一,他對宗教並不認識,或者是認識很膚淺。第二,他沒有宗教信仰,且企圖以道德取代宗教。對于第一類人,雖然是佔持這種論的大多數,可以不作討論,也沒有討論的必要。唯一可以說的,就是勸他們多深入研究一下宗教問題再作論斷。對於第二類人,或有可言之有理的地方,但他們對於道德與信仰之關系的了解也還算膚淺,只不過是一些沒有經過嚴格思考的憶斷吧了,其最大的功用是用來逃避一些嚴肅的人生問題。

我們也遇見過一些持殊途同歸論調的信仰宗教的人仕,他們對宗教其實並不太認真,只希望找一處心靈寄托的地方就夠了。因此,那個宗教給他最大的慰藉(所謂最有緣份),就信那個宗教。當碰到別的宗教時,便以一句說了連自己都不太懂的所謂殊途同歸就推搪過去了。

世界現存的偉大宗教中,大致可分為有神論系統和無神論系統兩類。這兩類宗教不用多說,會因為神的問題而必定殊途不會同歸的。在有神論的宗教中,也會因為對神,神和宇宙人生的關系的不同理解,而造成殊途不可以同歸的結果。

現在試以有神論和無神論來作一分析,看看這兩種宗教能否殊途同歸。持這兩種論調的宗教系統可以以基督教和佛教作為舉例,基督教是屬於有神論的,而佛教則是無神論。有人可能對佛教不認識,懷疑佛教不應歸類為無神論的宗教,這點於此不談。他們可以找一本比較好的佛教通論之類的書看看便得到解答。基督教相信神創造天地,并且要救贖人類,相信的人最后便能夠與神和好,得以與神同在。佛教對宇宙真實採取接近唯物論的觀點,而對生命現象的解釋則採取唯心論的觀點,宗教歸宿基本上是人努力所成就的生命存在的境界。基督教因為有她獨有的前題,所成就的生命最高的境界是充滿生機、和諧而豐盛的神人關系。佛教卻由於她的形上假設,最終的人生歸宿便是一片無知無覺的寂滅涅槃。兩個宗教在生活實踐上都有高尚的道德要求,但歸宿卻完全迥異。

現在遇到的問題就是,到底神是否存在?耶穌基督是否真的如他宣稱是神進入人間,成就了救贖人類的工作?神存在與否?其機率是五十比五十,但結果卻有天淵之別。若沒有神的話,信與不信都沒有差別,人生最終的命運都是一樣。但若真的有神存在,信與不信的命運就截然不同了。再者,有關耶穌基督的宣稱,因為涉及歷史問題,我們可以通過歷史研究法來加以考查,然而這個題目已超越本文的范圍,故暫不討論。

有人或者爭論說,有神無神正是所謂的殊途,同歸者乃道德的成就。這就是以神為兒戲,也把宗教作顛倒的理解。這種論調既失去對宗教精釆之處的體會,也掌握不到道德的精神。他們只不過也是屬於上述兩類態度的第二類,在理論上並沒有多大討論的價值,就於此不談了。

        最后要提的一點就是,宗教問題是人類文化精華的部分,在人生中是極其嚴肅而重要的,絕不能以等閑的心來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