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是個給弱者寄託的宗教?

 

        有不少人對基督教的印象是一個給軟弱者的宗教:甚麼事都求上帝保護、吃飯又要感謝上帝、遇困難就求主拯救、做錯事又求神赦免、做決定又要求神心意,好像一點骨氣、主意也沒有,相對那些能苦幹又果斷、靠自己又流血不流淚的大丈夫,信仰就像只是給弱者的寄托,有能力的人用不著這套。其實在聖經裡記載,所有得神喜悅的人物,都擁有強大的生命力,面對艱難、反對而不低頭,甚至為真理獻上生命,並沒有一個出家當和尚的人物,因為從苦難、決擇裡頭,就體現出人的尊嚴和尊貴。真正基督信仰裡的人生是進取的、正面的和不斷更新的,正彰顯著神創造人的意義和創造力。基督徒的人生不應是像瀾泥、乞丐般的人生。

但光從信仰帶給人生命力的角度去理解基督教,並不完全,錯過了認識基督教最重要的原素,因為光從人生層面著眼,人只要覺得自己成了、用不著宗教來助一臂之力去完成人生,那麼基督教就不必要。但基督教其中最重要的命題,是提到神存在並啟示的事實。這個事實定義了基督徒人生的有效性。若真有創造主存在並向人類啟示了自己,基督徒在這事實下生活,過一個愛神並道德的人生,不光是好的,更是合乎真理的。但若沒有上帝,那麼基督徒只不過是一群善良、有貢獻的傻瓜!

基督教所宣稱的上帝和祂的啟示的可信性,材料極豐富,超乎本文篇幅。但若上帝存在,基督信仰的人生才是最合乎真理、正確的人生。因為基督徒敢於面對宇宙人生的現實:就是創造宇宙萬物人類的上帝把有關人類的事啟示了人,要人在這個有神的宇宙中,過一個有神的人生。這樣,基督徒向神的崇拜、感謝、追尋是理所當然的。

一個正確的人生,應該是敢於面對現實的人生;正如一個青年人意識到自己要負起家庭、兒女的責任,就好好用功求學為未來預備,這是正確的。又如一個做生意的人,不應光陶醉於自己產品多精美,要考慮到客戶喜歡、品味的事實。又如一個科學家不能光在自己喜歡的部份數據中造理論,要考慮到全部數據才是真正的尋找真理者。每個人也應有同樣的態度去面對人生重要的現實:究竟有沒有上帝?上帝是否正如基督教所宣稱中把自己啟示了人類?人不應把有當作沒有,或為著自己方便,而置諸不理。若真有神,自己是否埋頭在沙堆裡,情願過一個自己陶醉、喜歡的生活?抑或敢於果斷的面對神啟示的現實,回應神的啟示,調整人生的方向,作個合乎真理、事實的生活。這才是強者勇於面對事實的人生態度。

除了有沒有神存在的重要事實(我從那裡來?)需要面對之外,人生還有另一個重要事實:人生的意義(我往那裡去?)人生固然有值得寶貴、追尋的品質:尊嚴、毅力、正義、愛和良善。但人窮一生付盡代價所堅持、追尋的,這包括高尚的人格道德、或眼前的酒色財氣、成就學識,最終的結果和意義是甚麼呢?若死亡是唯一的答案,人生裡我們認為高尚、艱苦的人生奮斗,原來至終換來的只是一片虛無,實在是對人生尊嚴、價值極大的諷刺。若真如此,人生不過是為奮斗而奮斗,最後良善的、邪惡的、努力的、頹廢的,結果是一樣。更可悲的是,人類自認為高尚、努力追尋的捨己、無私、忠誠的人格和社會,在人群中絕無僅有,竟然在螞蟻窩中全部都是;人類歷史一直追尋的理想,螞蟻社會中早就擁有了,人類難度連螞蟻都不如嗎?這正是唯物主義者要面對人生價值的現實。

但在基督信仰裡,永恆無限的上帝定義了每個人的人生價值。神賜人永遠的生命,超越肉身的死亡,人生的意義藉著永恆驅走虛無。在人生奮斗、犧牲、道德的活動,至終的價值有公義的神來肯定。在生命的過程中,一方面藉著人生的努力體現人的價值和尊嚴,同時因為神同在,有限的人生能經驗到無限完美者的豐盛,這種對無限永恆的經驗和追尋,使人生充滿驚喜和滿足,人也就在真理中不停創新自己、努力前進。所以基督信仰的人生,不光肯定人的價值和意義,給予人生正確的方向,更開啟了與上帝的上通下達的關係和豐富。

基督教不是弱者自我安慰的工具,乃是有關宇宙人生事實的宣告,是弱者、強人必須要面對現實。基督教的信息正向您的人生發出挑戰。用神存在和啟示的事實向您人生的有效性、正確性發出問號。

神在聖經的啟示中指出人現在的情況,人與神的關係破裂了,人一直拒絕神,人若要重修這個關係,唯一方法只有接受神在耶穌基督裡給我們的赦免,與神同行的人生才能開始。

    “我從那裡來?往那裡去?是留給勇者追尋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