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頂天立地的中國人,為甚麼還說我需要耶穌?

 

中國人有豐富的文化傳統,雖然不是每個人都讀過孔孟的著作,但儒家的文化都在每個中國人的血液裡頭,定義著中國人的倫理觀、價值觀和政治觀;她塑造出我們理想的家園、人際關係、社會道德及人生的目標。中國人骨子裡有一種堅毅刻苦的精神,叫他們能勝過環境的不順、忍受暫時的羞辱,去完成自己人生的目標;這種奮鬥的動機,不一定是出於自私和尊大,乃是緊緊連結著自己的根源:國家、宗親、父母和家庭。為著完成更大的善、為著家人能同享成功的果實,不惜作出個人的犧牲,去回報親人的厚愛和期望。所以當自己能達到個人的成就的同時,又完成了國家、宗族和家庭的責任,中國人的人格就在道德上、恩情上和社會貢獻上得蚢窶{,他就完成了個人存在的意義。

中國人這種人生目標和實踐生命的方式,叫我們對生活有一種務實的精神。因為人生的目標既是要完成人倫的責任,帶給個人、家庭、社會福祇,而這些福祇也不外於更好的生活、更和諧的人際關係、更有道德的社會;人生就朝向這些人本的目標進發。加上唯物主義的世界觀,所以眼前的才是最實際的。因此,很多中國人對宗教也是採取一種務實的態度。有的覺得宗教是玄學,只會帶人離開現實,有礙實踐人生責任,因此直覺地拒宗教於門外;有的覺得宗教能助一臂之力,完成人生目標(求財、求福、求健康),因此宗教是否靈驗是最重要,因為靈驗的宗教是最實際的;又有的覺得宗教能帶給人心靈的安慰、解除人生的痛苦,在完成人生艱苦旅途中,讓人有一個可憩息的角落,因此那個宗教給他最大的慰藉,就跟隨那個,因為心靈的感覺也是很實際的需要。

這些對宗教的看法,是由唯物主義作起點,以人本主義為終點;始終眼前的才是真實的,完成個人的成就才是最終的目的。在這過程中宗教成為人的工具(或障礙)去完成目的。因此"埋頭苦幹"成為中國人的美德!因為哪有比無宗教信仰又"埋頭苦幹"的中國人更務實呢?

可是我們把這個"傳統美德"照單全收之前,也應把這人生觀放在"務實"的角度去檢查。固然生活、家庭和社會的責任是重要的,但這是否就是人生的全部?今生固然重要,人靈魂的歸宿在那裡?是否真的"人死如燈滅"?一句"未知生,焉知死?"是否就可抹去人生必然的一關?面對人生最後的一扇門,抱著"不可知"態度的中國人其實完全沒有答案。有人就借用佛家功德輪A觀,幻想今生苦幹的所謂功德能抱著他們跨入死亡。"苦幹"的中國人懂得為今生福樂籌算,卻不知如何面對人生死亡的現實。我們務實地為生存的現實預備:事業、房屋、兒女教育、健康保險、退休生活。卻沒有務實地對待死亡的現實。只"埋頭"把死亡現實當作不可知又不重要的東西。

基督教的出現,正向這中國人以為理所當然的人生觀挑戰,並提供了答案。創造天地的上帝在人類歷史中出現,打破了唯物主義的夢,超自然地啟示了上帝自己,叫人知道除了眼所能見的物質世界外,上帝是真實的存在。祂甚至成為了人的樣式,從嬰孩呱呱落地開始,與人一起生活,經歷人間種種甜酸苦辣,認同了人類的奮鬥和痛苦,並且從死裡復活,親自從死亡這扇門的另一邊回來,把死亡的現實轉化,透過祂可把有限、虛無的人生,帶到一個豐盛、永恆的境界。神來到人間,啟示了人生的現實,不光只有今生的道德和物質生活,更有一個人神互動、更遼隍熔{實。這個更大的現實:神存在的現實,肯定人道德的追求,使終極的公義、意義和價值有根有基的來到人間。

        忙著生活、忙著幹活的中國人,需要耶穌基督的恩典,透過祂得到勝過死亡的把握,回復人神和諧的關係,讓上帝來指引和肯定自己向善的人生。